刘恺威参加国庆晚会


发布时间:2021-04-27 06:31 作者:昌烨

整场晚会将歌、舞、书、画融于一体,节目创新、内容丰富。为将晚会盛况在第一时间呈现给更多观众,书画频道携手中国移动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通过中国移动5G网络,在咪咕视频、华为视频、爱奇艺、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北京时间等视频及新媒体平台进行现场视频直播。

而就在观众反馈莫衷一是之际,2月8日,央视元宵晚会《2020年元宵节特别节目》正式播出,节目内容多以诗朗诵、鼓舞人心的歌舞以及身处一线的医护人员以及普通民众的视频所组成,综合下来,其实它与观众印象中的晚会并不相同,正如节目的名称一般,它更像是一场主题明确的特别节目。

晚会舞台以节目演出形式呈现。晚会中间还插入了两轮互动环节,内容主要有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条例、环卫知识普及及”四进零距”惠民演出的相关知识,答对有奖,抽取幸运观众并发放了礼品。

想想看,真唱对于一台晚会来说,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术活”。三十多年前,当春晚“素面朝天”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观众见面时,没有假唱,全是线年首届春晚李谷一的一首《乡恋》,让无数观众折服,至今都记忆犹新。那时候,“春晚是什么”还真不是一个事儿。

在前不久江苏卫视的一台晚会上,刘敏涛在演唱《血色高跟鞋》时的一段""沉醉式""演出——她在用满身的细胞报告观众,""姐手上拿的不是麦克风,而是蹒跚的红羽觞"",让她收成了空前绝后的暴光度、上了五六个热搜,这位一贯给人以慎重、沉稳影像的女演员不测获得了顶流的眷注度。

可以看到,上述对于营业性演出的定义主要有两个要素:“以营利为目的”和“为公众举办的现场表演”。看似明确,但在复杂的实践中,这两个要素的认定仍存在许多模棱两可之处。例如,同样是接受了赞助的国庆晚会和表彰扶贫先进事迹的晚会,都接受了赞助、都为特定品牌进行了广告宣传,可以认为前者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吸引收视,以营利为目的,后者才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吗?又如,晚会或节目可能会招募现场观众,但并非以售票的方式招募,其表演也不是为了给在场的观众提供现场的享受,而是为了此后在电视或互联网上播出。这种形式是否应当被认定为现场表演?

晚会在由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我和我的祖国》中接近尾声。6名分布在观众席中的普通市民唱起了《歌唱祖国》《我的祖国》《打靶归来》《南泥湾》《唱支山歌给党听》一起走上舞台,与来自宁武、五寨身着红裙的百人合唱团共同演唱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节奏铿镪有力,台上台下掌声雷动,久久不能平息。

对于央视而言,春节联欢晚会、七夕晚会、中秋晚会这样的大型晚会活动,之所以备受观众期待,不仅仅是这些晚会内容可以带给观众节日的喜庆,更是可以带给观众中国传统文化样式当中的美学享受。央视的晚会节目,总是给观众一种不经意间的文化品位感。类似这一次的按姓氏笔画排序,就是典型的中国传统人名排序方式。

刘恺威 晚会

上一篇: 刘恺威和冯绍峰的照片大全

下一篇: 刘恺威和刘庭羽